登录注册

国内鸽闻

四川天府国际公棚训放损失惨重遭鸽友质疑

2019-05-12 23:10:21 卓越赛鸽网 30338次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报道公棚黑幕,各种作弊手段层出不穷,看了之后也真是让人意外,只有自己想不到的,没有公棚做不到的。从3月20日云南昆明安宁虎鹏赛鸽中心发出停办通知,再到2017年3月23日宣布倒下的BOB公棚,我们鸽友的眼睛始终是雪亮的。

最近又看到公棚老板说对不起了,2017年4月6日,四川天府国际公棚老板说:“清棚站训放由于天气原因造成大面积赛鸽丢失,在此真诚的向广大鸽友说一声对不起,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最终收费依据以裁判及鸽友代表5天后人工逐羽扫描清棚为准。再次恳请大家谅解,感谢大家的信任与支持,今后努力打造一个让大家放心,满意的公棚。”


▲天府国际赛鸽公棚致歉信

虽然公棚很想让我们大家放心,也在言辞诚恳地赔礼道歉,营造着让大家放心的氛围,但是我们鸽友还是很不放心地发现了这些:

1.用低价霉变饲料饲养赛鸽致使大量赛鸽死亡;

2.公棚管理混乱,工作人员将名家赛鸽私自变卖送人,留下电子环扫空环清棚;

3.60公里收费站买通裁判放飞距离大量缩水20公里就开笼;

4.将死亡鸽子扫空环,进行录入归巢清单,骗取鸽友参赛费用;

5.不严格执行章程,未缴费的赛鸽继续训放比赛;

6.未缴费赛鸽单独饲养单独训练以备比赛使用夺取奖金。

7.103公里和160公里训放距离缩水,前名次显示归巢的赛鸽实际已经死亡,只为收取赛鸽参赛费用。

8.大量使用鸡用禽类抗生素,鸽子生活在疾病边缘。

9.实际收费比例小,大部分都是没有缴纳参赛费的鸽子(为公棚老板挣奖金)。


▲爆料截图

这9个重大的发现似乎使得公棚老板此时此刻的对不起变得有点微弱,这些点滴问题让鸽友们产生了质疑。

有鸽友说,公棚老板说对不起,这我们也理解,毕竟总是有不可抗拒的因素,但是这一句对不起就打发了我们几年辛苦的作育、训养和对其的信任?谁来理解辛辛苦苦的我们呢?那上面的这些问题公棚又作何解释呢?

打开天府国际赛鸽公棚的网站,2017年第三届(春季)竞赛规程上醒目的写着“无论集鸽多少,规程不变,奖金照常兑现。”但是,问题来了,仔细阅读完了整个章程,却不知道这总奖金是多少,不知道他是要怎么做到不变的。通过官网上公布的奖金分配和录取名次明细,仔仔细细地计算了一遍,总奖金是359.1万。再看网站上醒目的写着:“为了保证鸽主的参赛利益,以清棚实际收费5800羽,每超过10羽,增加一个名额10000元。”而通过官网公布的2017年4月29日160公里训放归巢数据是2193羽。纵观整个网站,仔细翻看了很多数据,但是最终很难发现训放清单,只有归来的数据,何故?公棚每羽参赛费是1200元,免收饲养管理费,截止5月3日,到的缴费羽数是4324羽,共计缴费518.88万。


▲奖金分配

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

2017年1月13日自查棚数据6232羽;

2017年4月6日清棚站50公里上笼名单5378羽,归来4483羽;没有归巢清单,存在着扫空环的嫌疑,公棚以此数据来收费。

2017年4月11日天府国际赛鸽公棚清棚名单4486羽;没有裁判监督盖章确认,清棚数据与实际存棚数量不符。天府公棚按照4486羽开始收费。

2017年4月14日天府国际赛鸽公棚60公里,参赛4486羽,训放两天归巢羽数:4343羽;

2017年4月25日的103公里训放数据3618羽;

2017年4月29日160公里训放归巢数据2193羽;

2017年5月3日14:50前,天府国际赛鸽公棚缴费名单4324羽。


▲50公里训放数据


▲60公里训放数据

▲103公里训放数据

▲160公里训放数据


▲官方公告60公里训放两天归巢羽数4343羽

从这三幅直播平台截图上明显可以看出60公里训放的时候参赛羽数是4486羽,归巢2003羽,103公里训放的时候参赛羽数是4486羽,归巢2008羽。那这是为什么在60公里的时候参赛羽数4486羽,而103公里的时候还是4486羽,且两次归来的羽数都基本是2000多羽。60公里训放归来时2003羽,何以在103公里的时候还是4486羽?而160公里训放返回羽数竟然又到了2193羽,比前两次训放回来的还多?网站上公布的归巢和清棚数据为何和这些不一样呢?

下图为训放实际距离:


▲50公里实际距离


▲103公里训放实际距离


▲160公里实际距离

2016年过去了,多少公棚传出作弊,2017年还会有多少呢?因为本身赔钱,鸽友却给公棚理论什么章程不变。但是鸽友可有看到公棚章程上写着:最终解释权归某某公棚所有吗?

四川有天府之国的美称,在这里有一家天府国际赛鸽公棚,据说环境优美,公棚高端,设备先进,天府国际赛鸽公棚自称是首家放出四川,翻越秦岭,飞越多省市的赛鸽公棚。公棚简介中写着,2013年投资800万元,新建了一个高端赛鸽公棚,公棚周边空旷,视线好,空气清晰,无污染和高层建筑,有利于赛鸽的饲养、家飞、训放、比赛归巢(既然这些条件都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训放的时候损失惨重,160公里训放下来只剩2193羽鸽子,那当初的自查棚6232羽赛鸽究竟经历了什么?去了哪里?)。

在这些有利条件的驱使下,我们鸽友选择放心的去参加比赛了,春去秋来,冬去春又来,转眼间又到了秋棚交鸽子的时候了,有人就为选棚下足了功夫,四处打探,鸽友问南充那边的天府国际赛鸽公棚怎么样?有鸽友就回答:“是歪棚”“公棚作假厉害”,因为在赛事的进行中,在我们美丽的憧憬中,在训放的过程中,我们鸽友就开始发现公棚存在的问题了,不能说是我们以什么方式在严查,只是这些数据就足以说明一切。

那这些质疑究竟是不是空穴来风呢?

仔细阅读完整个章程,我们突然发现没有说清楚监赛单位,虽然写了司放地,但是并未发现具体的地方,只是写了预赛在陕西境内,决赛在甘肃境内,但是每个省那么大,到底我们的鸽子会去哪里呢?不得而知,因此有些鸽友在这些种种作弊的传说下,就怕糊里糊涂的把鸽子交了,然后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所以四下打听。

很多鸽友说:“我觉得作弊现象阻碍了高品质信鸽品系的发展和品系家族的形成。很多人因为别人的作弊对自己本来很优秀的选手鸽家族产生了怀疑,对种鸽品质误判,导致淘汰种鸽或者拆分配对。错失一路优秀品系形成的雏形。”

最新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注册

暂无评论!
×

中鸽网提示:

请登录后投稿!您未登录或登录信息已失效,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