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鸽人轶事

温州一怪——吴百亨

2017-08-28 16:00:00 叶正积 陈起 1667次

温州一怪——吴百亨

叶正积 陈起

  在解放后,人们寄给吴百亨的信,不用写××路××号,只要写“温州吴百亨收”就行了。在鸽界把吴百亨称为“温州一怪”。

  吴百亨“怪”在哪里呢?怪在好胜,不服输。他是位企业家,针对当时倾销国际市场的舶来品“飞鹰牌”炼乳,他就用“白日擒雕”为商标,生产高质量的炼乳。为此他花了巨资从荷兰进口100头种公牛和奶牛,使“擒雕”炼乳畅销国内市场。1929-1923年先后获得中华国货展览会一等奖和西湖博览会特等奖。

  他作为一个养鸽家,非得在鸽界争个名气不可。从抗战时期他开始饲养信鸽,起初饲养一些花鸽欣赏。五十年代初,他得知上海信鸽竞翔能力强,而温州当时尚无较好的竞翔能力的信鸽,便下决心要引进一批全国一流的信鸽,使温州信鸽飞出浙江,冲向全国。从那以后,他凡是赴杭州开会或赴上海办事,总是去逛逛上海鸽市,在那里挑选最好的信鸽,并经常以信鸽市场为媒介,广交上海鸽界名流,还深入到上海鸽界名人家中求鸽。他买鸽子与众不同,有着一种“垄断”铭鸽、种鸽的习惯,既买获得名次的获奖鸽,又买这些名次的父母鸽,而且还要求是原配的父母鸽。

  一九五四年,吴先生在与上海鸽界人士的接触中,第一个结识的是张朝德先生,张家兄弟知他酷爱信鸽,又得不到铭种鸽,便将他领到家中让他大开眼界,并无偿地让他挑选鸽子。当吴先生看中张家鸽棚中那羽威武雄壮的李梅龄培育的“固耐”鸽时,张便把这只鸽子送给了他。这只鸽带到温州后,时过两个月便逃回了上海。此事当时曾轰动了温州鸽界。因当时温州信鸽的竞翔路程也达不到上海。后来,张家兄弟就写信告知吴百亨先生,这只鸽又回到了温州吴家。因此,“固耐”鸽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老少皆知。也因此,人们知道了上海鸽子好,李梅龄先生之大名远扬浙南各地。

  一九五六年间,他又从上海鸽界老前辈李厚仁先生家引来了上海六个月龄放飞北京归巢并打破世界幼鸽记录的那羽雨点雌鸽。同时将“北京”鸽上辈原对父母鸽(父红绛淡鸡黄、母雨点深鸡黄,母鸽也曾逃回上海)也引了进来。

  五十年代后期,当他得知上海有一批首次放飞远程兰州归巢的鸽子时,真是梦寐以求。他决心买下第一到第十名,你说他怪不怪。来到上海后,立即通过上海的鸽友打听“兰州”得第一到第十名的鸽子主人。在鸽友的引导下,他在上海吴淞汪顺兴处不惜代价地引来了“兰州”第一名。嗣后,他还从当时上海中国鸽会会长倪亚萍那里引来了“兰州”第三名灰壳母鸽。先后从上海引来“兰州第四名、第五、第六、第八、第九、第十名”,只有王福元和张亮能饲养的兰州第二名,因不愿割爱,虽出重金而未能获得。此外,他从上海引进了太原、潼关、西宁等优秀赛鸽,总共引进了近百羽名贵信鸽,对温州信鸽事业的兴旺发达,远翔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量的“铭血”引进后,他的养鸽也从原来一般化饲养变成“规范化”饲养,上百只信鸽均一一建立信鸽铭血档案等,做到只只鸽子的血统来龙去脉一清二楚。他在自家的院子里的走廊两边建了一个保姆棚,一个赛鸽棚,在天井里搭了一个落地种鸽棚,

  在当时,他时常与温州鸽界老前辈生物教师陈起等筹商发展温州信鸽事业,他自己也时常琢磨着自己引入的铭种鸽如何发挥。温州鸽界由于他引入众多的铭鸽,信鸽爱好者也随之增加,竞翔运动也积极展开,在市体委的支持与领导下,于一九六二年建立了温州市信鸽协会(系浙江省首家)。一九六三年,温州信鸽(绝大部分系他的种鸽)首次参加了浙江省第四届运动会的信鸽竞翔活动,并开始在省内出成绩。当时,温州市竞翔杭州的(系温州当时最远程)前十名鸽子,吴百亨获得第1、第3、第5、第6、第9和第10。次年的南京竞翔,上年的杭州一名得南京第二名和第五名。他的一个兰州三名的鸽蛋送给朋友,飞得南京第一名。当时温州竞翔南京放8只归巢5只,其中3只是他家鸽之种。

  吴百亨不仅热爱信鸽,积极引入优良品种,而且还十分热心、支持温州信鸽协会的工作和信鸽竞翔活动。在“文革”前的六十年代里,温州市信鸽协会举办的信鸽竞翔活动经费,均是吴先生解囊资助的,各站的经费、工作人员的差旅费也是他支付的。一九六四年,他还把所有的铭种鸽无偿地赠送给温州市信鸽协会,但由于他是”右派”,因而当时鸽会不敢接受。

  由于他热心支持信鸽事业,并为温州信鸽水平的提高做出较大的贡献,鸽友们对他都十分崇敬。有一次,他家“兰州第一名”鸽丢失后,在鸽摊上出卖,被鸽友们认得,买了此鸽,送到他家还给他。

  温州信鸽竞翔活动频繁地开展和信鸽爱好者的增多,“吴种”也逐渐扩散到福建省的福安、福鼎,浙江瑞安和温州市区各地。以汪顺兴的“兰州第一名”、“太原第三名”为主体的“吴淞鸽”和倪亚萍的“西翁系兰州第三名”为主干等等名家良鸽,经过较长时间的改良、杂交,形成了一种体小、机灵,早熟快速,适应山区、丘陵地带飞翔,超远程耐力强的“温州鸽(吴种)”的体系。一九七三年,首飞济南,其济南名次第三、四、五、六、七名均系“吴种”的二、三代鸽。一九七六年,上次的济南七名(系兰三配潼关十四之孙)之子,飞得了北京至温州的第一名和第二名。

  由于“吴种”即温州鸽体系的发展,八十年代温州在参加全省的比赛中先后多次获得山区竞翔(空距500-1000公里)团体第一名,一九八七年首飞超远程的空距超1780公里(内蒙古呼和浩特)和南路广州-温州获得成功。八九年八月底,又有一批信鸽送往内蒙古左二连浩特飞翔(2000公里)。

  温州信鸽竞翔的每次成功,信鸽爱好者便会扯起这些鸽子的祖宗。当年的兰州第一名、兰州三名等等铭鸽,便会联想起这位为温州信鸽事业做出不朽贡献的“温州一怪——吴百亨”。

  吴百亨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温州鸽界的人们却深深地怀念着他。他那“吴种”的后代也将是一代比一代好,实现吴先生的温州鸽一代比一代红的夙愿。

  (本文原载于1989年12月《中华信鸽》杂志第18期)

  以下图片来源网络:



吴百亨先生



吴百亨先生创“擒雕牌”炼乳

最新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注册

暂无评论!
×

中鸽网提示:

请登录后投稿!您未登录或登录信息已失效,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