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训鸽园地

手法、心法、辩证法

2017-08-19 14:04:12 吴戈平 2421次

    编者按作者吴戈平先生是我养鸽生涯中的一位领路人,一位中国鸽界老一辈先驱者。他是我国最早去欧洲考察,引进鸽子的人之一,他热爱赛鸽运动,并作了大量的研究,他有超凡的眼光和洞察力。由于其身居要职,工作繁忙,不能亲自饲喂鸽子,于是将大量名贵的鸽子支援身边鸽友。我本人也与他很长时间失去联系,长期以来一直十分惦念这位兄长。
    此文发表于2005年,由此可见这位鸽坛前辈具有超前意识,卓越才华。在此顺致我个人对作者衷心的良好祝愿!《中华信鸽》杂志社 袁民


  当赛鸽领域的竞争变得愈来愈激烈,鸽坛愈来愈火爆,愈来愈职业化、半职业化,中国与世界赛鸽正逐步接轨,以及海外的职业高手加入了到我们的竞翔行列,左右赛鸽成绩的因素已不仅仅是赛鸽本身,而是鸽友具有的现代赛鸽理念和对鸽子的理解能力。

  中国的赛鸽运动与国家整体的发展进步基本一致,已走过了它的初级阶段,进入到高速发展的阶段。在这承前启后,面对诸多新生事物出现的情况下,难免会有许多新的情况发生。正因为如此,在面向新的发展阶段,传统的赛鸽理念已难以支撑赛鸽人昔日的赛绩和辉煌,因此,接受新的赛鸽理念是每一个赛鸽人必须面对的现实。

  赛鸽运动是一项综合性能力的比赛,它涉及到的学科方方面面,可以说学无止境,如果没有领先的赛鸽理念是很难立足于赛鸽运动的前沿的。赛鸽运动又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务实的基础理论知识,甚至还涉及人文知识,现在有许多鸽友认为:养好赛鸽就是学做人。时至今日,我们要用新的姿态去迎接新的时尚,新的理念,用新的观念去迎接新的挑战。

  曾几何时,当我们头一次听到赛鸽用什么手法的时候,我们还是一头雾水,是那样新奇和惊异,全然不知手法为何物。然而,知识的冲击,信息的爆炸,一切都来得那样的迅速和突然。如今,赛鸽心法又成了流行的时尚,似乎在一夜之间,鸽坛变成了江湖武林,各种门派各种手法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南派用拳,北派用腿,唐门用药,少林用棍,武当用剑,更有高僧大侠,身怀绝技,胸存至上心法,御气行脉,深不可测。正所谓,拳有拳法,腿有腿法,身有身法,脚有脚法,刀有刀法,剑有剑法,棍有棍法,十八般武艺皆有其法,然万法归宗,根本功夫还是心法。何为心法?跟着比划是手法,学会套路也是手法,但拳脚怎么用是心法,怎么行气是心法,怎么练就奇功是心法。手法和心法是两个不同的层次,是两个概念,两个境界,武林如此,赛鸽亦如此。

  当前赛鸽手法颇多,强制家飞法、魔鬼训练法、雌雄分居法、黑暗控制法、高峰创造法、欲望刺激法、药物调整法、抽蛋法、增蛋法、育雏法……不一而足。而心法则上升到了理论层次,比如说,知道魔鬼训练法,每天进行一趟一百公里训练的是会了手法,而知道训练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状态,并懂得根据鸽子状态适时调整手法就是心法。又比如,只会按药商的方子买药,并先打疫苗,打体内外寄生虫,打球虫,打毛滴虫,清理肠道,呼吸道……一路做下来的是手法,而知道根据鸽子具体情况去开药,抓药,相机用药的是心法。调整鸽子是手法,知道如何调整是心法;知道按饲料配比喂鸽子是手法,知道为什么要按这个配比喂是心法;上手握鸽子是手法,上手能摸出什么,感觉出什么是心法,拉开翅条看是手法,看什么是心法;扒着脑袋看眼砂是手法,能看出什么东西是心法;翻过鸽子吹开羽毛看胸脯是手法,能看出什么问题是心法;滥用补剂是手法,科学用补剂是心法。万法归宗,知其然是手法,知其所以然是心法。

  窃以为赛鸽人不仅要会手法,更要懂心法,懂心法才会事半功倍,就会融会贯通,就会随机应变,就会节省时间、节省金钱、节省功夫,就会少走弯路直达高层次、高境界。会手法和懂心法的效果是不相同的,有一大户,专门从海外请来一高手(金牌教练),专为他打理鸽舍,因此也取得了辉煌战绩。为了学到高手的赛鸽技术与比赛手法,大户专门安排了一个人跟着学艺,从育雏、训放到比赛,从饲料配比,到训练过程,从归巢记录到药物调理,寸步不离地一路跟着做下来。跟了一年,估计学得也差不多了,便把职业教练辞了,原本以为学徒出师了,岂不知金牌教练一走,鸽舍的成绩便一落千丈,马尾巴提豆腐,起不来了。这就是手法和心法的区别。

    训是照人家的训了,每天家飞也是按照固定的时间飞了,路训也是按照人家的计划做了,人家用什么药现在也买了,饲料也是同样的配比,可成绩却飞不出来人家的好,这就是心法的奥妙。虽然你是照人家的方法训了,可你不知道训到什么火候;饲料配比是按人家的配了,但你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状态下调整配比;人家用的药你也用了,可你不知为什么这样用,不知道对症下药。照葫芦画瓢,手法是学到了,可心法你还是不知道,精髓你不知道,你怎么能获得人家那样的成功。又有一鸽友,包了一外国强豪一批奖鸽,一时在当地造成不小的轰动,但飞得却不是特别理想,后来请强豪到中国,请教了一通心法,成绩才上来。可见,手法是目,心法是纲,纲举才能目张,心法是事物的规律,是实践上升到理论又能指导实践的原理。

  赛鸽要讲手法、心法,更要讲辩证法,不讲辩证法你就无法更好地审时度势,无法立于赛鸽运动的前沿,就无法更好地运用手法和心法。过去鸽友们聚在一起,都是在谈你养什么品系,他养什么样的品系,你家哪路哪路好用,他家哪路哪路快。现在高水平的鸽友们在一起,话题就变了,探究的是用什么药调整,是怎么训,是怎么创造高峰,是如何把握状态。这些个问题里面都有辩证法在里面,比如有台湾人讲,用药你不一定赢,不用药你肯定输。又比如鸽友们所说的,鸽子训了也不一定行,不训是肯定不行。这就是一个辩证关系,只有用辩证法的观点分析问题,才能领悟这些话的真谛。

  我们鉴别鸽子,也要涉及辩证法。比利时的詹森系是公认的中短程快速鸽,但也不是说它只能飞300公里400公里,它就不能飞1000公里。在个别情况下,远程上它可能也会有大发挥的情况,而同是詹森系,也会有中短程上慢得像老牛的情况,这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关系。所以我们得用辩证的眼光来看问题。看鸽子、看鸽系得用全面的、联系的、发展的眼光看。有这样一只鸽子,从来都是慢鸟,也不是当下时髦的血统。只是国血对凡王路易,肌肉不发达,皮毛也不好看,似乎只有淘汰的份。但辩证地看,它也有优势,稳定耐翔,不论天气如何,它都能按时归巢。有优势就有取胜的机会,果然,在一次恶劣天气的比赛中,它出人意料地拔了头筹。

    我们选鸽、鉴鸽,都会挑选外形条件好的。手感要好,皮毛要好,平衡感要好,羽条要好,尾羽好等等。但实际上并不是条件好的都是超级鸽子,记得有一位外国强豪说过,凭外部条件选鸽子,可以选到高级鸽子,但很难选到超级鸽子。一如我们选运动员,像姚明那样的运动员,我们都可以很容易地选出来,大高个,二米多,一眼就看出是块料,可像邓亚萍那样的运动员你能轻易地选出来吗?个子矮,手臂短,怎么看也不会是一个运动员的好料。但就是这样的运动员却是大满贯的世界冠军。看上去好的鸽子不一定就是只真正的好鸽子,看不好的鸽子也不一定就不是好鸽子,这里面有辩证法。

    丝丝号是夏拉肯家的超级金母,多少位赛鸽强豪却都走了眼,包括被欧洲人称作超级鸽探的夏拉肯自己。要不是在一个偶然情况下叫“克里人”把它验证出来,一个旷世名鸽就要被人们的偏见所永久埋没。不客气地说,所谓的品评制度模糊了我们的双眼,头、眼、鼻、毛色、翅膀、条尾、龙骨、肌肉、站架,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有分值,都有标准。而恰恰是看不见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可这看不到的地方偏偏没法用分值去衡量。

  赛鸽不是标准件,不是物品,它是活生生的精灵,是不能用静止的、孤立的、死板的眼光去看的,是不能用固定的标准去套的。所以不要相信什么赛鸽高手,不要相信什么鉴鸽大师。眼真毒,断鸽准,都是瞎猫碰死耗子蒙的,能看准六成的就是世界级的大师了。最了解鸽子的应该是鸽主自己,但这也不是看出来的,是平日里观察、记录,从实践中验证出来的。我们看待事物要全面,切忌片面,我们对赛鸽的认识也应如此,要真正地认识鸽子,看待鸽子,必须要用辩证法。

  几乎每个养鸽人都在追求快速鸽,不惜金钱,不惜一切,就是已经拥有了世界上公认快速鸽系的人,似乎快速鸽也总是和他们擦肩而过。有的人好不容易有了快速鸽,但却轻易地把它淘汰了,因为他们不了解快速鸽的特性。当今的快速鸽也有它的弱点,就是脆弱,这是当今世界级大师也无法回避的,解决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们要辩证地看快速鸽。快鸽子速度快,这是它的一个方面,快鸽子又脆,这又是它的另一方面,快和脆是一个整体的两个方面,是相互矛盾的一个统一体,如何正确地解决这个矛盾是我们面临的一个课题。但任何事物都是在相互矛盾中发展进化的,解决好了这个矛盾就赢得了决胜的先机。

    此外,快和慢也是相对的。一个300公里级的快速鸽,放在1000公里级别上就不一定快;一个巴塞罗那冠军鸽,放在300公里级别上也不一定绝对快。一个恶劣天气下的快速鸽不一定就是晴天里的快速鸽;相反,晴天里的快速鸽,不一定在恶劣天气下有绝对优势。就像让世界百米冠军刘易斯跑40公里马拉松,他能拿到世界冠军吗?这愿望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这就是赛鸽里的辩证法。

  辩证地看高手。当今鸽坛上一些高手常常在比赛中揽金夺银,名次一进就是一大片,往往吸引着众人的眼球,不少跟风者趋之若鹜,纷纷引进。实战战绩验证出来的,能如此这般地拿成绩,说明养鸽有一套,鸽子当然是高质量的、一流的。可是在有些情况下,当人们用重金把鸽子引到自己家后,却怎么也无法达到原鸽主家的成就。有的还飞不过自己原来的鸽子,这说明高手的确有一套,鸽子也肯定不错,但世界上还没有能稳操胜券的鸽子,不是引进一定水平的鸽子就能立马就拿冠军的。

  凡是能够做到经常性名次有一大片、压倒性优势的人,手法上肯定有独到之处,他家的二流鸽子也能发挥出一流水平。你如果只看人家的成绩,把人家发挥到一流水平的二流鸽引了回来,而你是二流鸽子飞三、四流水平,当然有可能飞不过人家,甚至飞不过你自己家的鸽子。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功夫在鸽外的道理。所以有些明白人上高手家学经验,上小户家引鸽子,这其中的道理还需鸽友们仔细琢磨,慢慢领悟。

  曾在上见上海一高手连连在比赛中夺得冠亚军,称是自己培育的国产品系,并命名为什么什么系。开始确为中国有这样的高手而欢欣,能在上海这个城市打败几万羽赛鸽,包括近年引入上海的世界各名系,这个品系的成绩的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个顶尖的鸽系,真是大长国人之志气。可偏偏后来又见其打,说其代理的某外国强豪的鸽系又为自己夺得几万羽的冠亚军,这样一来,原有的敬仰变成了怀疑,而且对他其自己的什么什么系的卓越性也产生了疑问。因为用辩证的眼光看,这只证明了他手法的高超,用任何鸽系都能拿冠军,同时也间接证明了他自己的鸽系也并非那么不可战胜。因为区区一家强豪的鸽子就一下把他自己的战无不胜的鸽子赢了,试想,如果他多代理几家强豪的鸽子,也一定会取得不凡的战绩,那他那顶尖鸽系的威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辩证地看用药。现如今用药物来保证鸽子的健康,提高赛鸽体能,提高赛鸽成绩已成了人们的共识,在人们都普遍用药的情况下,你不用药就要吃亏,就无法保持和维持突出的成绩,从这一点上看,药物调整已经成为我们竞翔的必要手法。英国的一位赛鸽强豪说,目前赛鸽的三大要素主要的一条就是保证鸽子的健康,鸽子的健康是第一位的。没有健康就无法常地发挥赛鸽的水平。但是,用药也不是没有弊端,首先,价格不菲的鸽药价格大大增加赛鸽的成本,增加了鸽友们的经济负担,从而使一些没有经济实力的鸽友体现不出应有水平,有一些甚至淡出了夺冠的行列,因而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不公。更应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用药是柄双刃剑,它在保证了鸽子健康的同时,也损害了鸽子的免疫功能,尤其是过度用药,将使鸽子的免疫系统功能全面下降,像无菌室里培育出来的花草,一点风雨也经受不起。究竞如何权衡利弊,就全靠鸽友们自己去把握。

  辩证地看名鸽。名鸽一是自己闯出的名,多少次的赛绩打造了它身上的光环,二是沾了鸽主,或祖辈父辈的光,太阳照亮了月亮。名鸽自然有它名贵的道理,说明它自身有实力,或说明它家族有实力,只要不是虚名,只要不是生生硬炒出来的名声,名鸽还是有它应有的价值。但是,名鸽出成绩,不等于它的后代必然出成绩,名鸽的后代容易出成绩,不等于名鸽的后代都能出成绩。名鸽家族的名鸽价值大,不等于这个家族的所有鸽子价值都大。参透此理,我们就不会成功时欢天喜地,失败时怨天尤人。不管你如何不惜代价追求名鸽,有时还真得看看老天爷的脸色,自然,名鸽多成功的机率就大,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但我还是要劝劝那些孤注一掷,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一两只大名鸽身上的人,除非这个大名鸽自身已被验证,否则你还真得有点风险意识。

  辩证地看淘汰。淘汰是我们精炼赛鸽队伍的一个重要手段,但如何淘汰是我们应当认真对待的一个重要问题。可以说淘汰就有风险,就很有可能把冠军鸽轻易地淘掉,所以一切的淘汰都是盲目的,除非鸽子不健康,除非鸽子虚弱不堪。其它的所谓眼不亮、色不好、体型小、尾不收、背不坚、耻骨不紧等等都是理论上的东西,最实际的是用实践去检验,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需要辩证地去看的东西很多,辩证地看自己,辩证地看血统,辩证地看品系,辩证地看,辩证地看国血。鸽事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们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去审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掌握赛鸽运动的真谛。

最新评论 请登录后评论 注册

暂无评论!
×

中鸽网提示:

请登录后投稿!您未登录或登录信息已失效,请先登录。